您的位置: 主页 > 惠英红,没有比人生更难的戏
织梦58广告位

惠英红,没有比人生更难的戏

1

□ 本刊记者 余驰疆

人物简介:惠英红,1960年出生于香港,1977年凭电影《射雕英雄传》出道,1982年凭电影《长辈》获第一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,2010年凭电影《心魔》夺香港金像奖、台湾金马奖、华语电影传媒大奖等多个影后。近期,由她主演的电影《幸运是我》上映,并为她夺得澳门电影节影后奖杯。

惠英红为两个角色自降过片酬,一是3年前演武则天,二是在新戏《幸运是我》中演一位阿尔茨海默病患者,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老年痴呆。两个角色是她的两面,极致地强大着,又极致地渴望被呵护、被照顾。

这种矛盾来自于她戏剧般的人生:3岁开始讨生活,曾是香港湾仔最聪慧早熟的女孩;在娱乐圈起伏40年,拿过十几次最佳女主角,也甘心或不甘心地当过无数次绿叶。

《幸运是我》的北京发布会上,她身穿大红连衣裙,一头利落短发,凤眼笑成月牙,一半是打女的霸气,一半是影后的娇媚。她对《环球人物》记者说自己在剧组也是如此:工作时从不和陌生人废话,新人见她都怯得慌,战战兢兢地喊“红姐”;第二天,她买点心去剧组分发,大家又被她的贴心打动,亲切地说声“谢谢”。

她既不怒自威,又柔情脉脉,如同父亲为她取的名字:英、红。

20天的戏,20年的对不起

一开始拿到《幸运是我》的剧本,惠英红不大想接,因为要扮七八十岁的样子,太老。可她又舍不得这个故事,犹豫再三,对导演罗耀辉说:“钱再少也没事,但第一,不要演太老的;第二,有一些细节可以参照我的母亲。”她的母亲在20年前被确诊为阿尔茨海默病患者。

惠英红在片中饰演独居老人芬姨,在患上阿尔茨海默病之初,遇到了失去家庭依靠的“港漂”阿旭,两人一起生活,相互帮助。有一场戏,芬姨记不住电视台频道而冲阿旭大发脾气,两人激烈争吵,这个桥段就改编自惠英红的真实经历。以前香港只有两个台,后来频道多了,母亲再也记不住,不断让惠英红找台。“一次,这样重复几十遍后,我把遥控扔到她身边,埋怨她为什么这么简单都学不会。几分钟后,她忘了被骂的事,又像孩子一样让我开电视,虽然是笑着的,但还在流泪。”

30多年前,惠英红是香港最红的女打星,在《烂头何》《生死门》等卖座动作片中是绝对女一号。有时她去片场,50多岁的母亲就像小孩一样“挽留”她,骂她穿得丑,不要出去丢脸。渐渐地,母女关系不再像过去那样亲密,“其实她内心很孤独、害怕,但我们都不知道是她生病了,我反而埋怨她都不能给我温柔、愉快的环境”。

直到母亲70岁摔伤入院,医生才发现她患有阿尔茨海默病,从发病到确诊整整耽搁了十几年。“看到核磁共振的片子,她的头骨很大,中间只有鸡蛋那么小的脑,我眼泪瞬间掉下来,”惠英红说,“我拍这部片是想告诉大家不要像我一样迟钝,老年痴呆不是很老了才会有,许多人50多岁就发病了。”

片中有场戏,芬姨看到重复买来的一盒盒鸡蛋,意识到自己生病,蹲在冰箱前哭。表演时,20年前看到母亲脑中那颗“鸡蛋”时的复杂情绪涌上心头,惠英红在片场崩溃。她说演这戏并不难,因为所有表演都是参考她与母亲几十年的相处;然而短短20天的拍摄却很沉重,因为所有诠释都是为了说句迟到20年的“对不起”。

惠英红向记者说起小时候在湾仔卖口香糖时被警察抓去,母亲以为她再也回不来了,冲到警局和警察拼命,甚至拔了警员的配枪。如今,91岁的母亲只能躺在病床上,连女儿也不大认得,惠英红说:“我绝不允许家人去养老院。有人说父母年纪大了很累赘,我说怎么能看他们差了就不要了?有人说我好几十岁的人了,还跟妈住一起,但我知道我妈要是被我丢了,她就不能活了。”

她突然想起《幸运是我》中有句台词:人生在世,不就是你帮我、我帮你吗?母女之间,亦是如此。

从磨难中毕业

张爱玲说,长的是磨难,短的是人生。拿来形容惠英红很贴切。人生前40多年,她总和最好的时光擦肩,总在泥沼中挣扎。

她的父亲是满清正黄旗后裔,山东惠家庄的少东家。惠家去香港时,带着七八箱金条,买下太子道一大半物业。无奈这位惠家少爷生性懦弱,又好赌又被骗,家里的财产一条街一条街地输。等到老五惠英红出世,惠家已经搬到了山头木屋里。后来碰上台风,连木屋都被吹坍,一家人只能住在别人家的楼梯下面,捡对街的剩菜吃。父亲边吃边哭,愧疚又伤感。

织梦58广告位
上一篇:夏梦生前最后影像曝光 鲁豫赴其香港家中采访
下一篇:满满的回忆!张咪晒与赵本山等明星昔日合影

您可能喜欢

​惠英红,没有比人生更难的戏

​惠英红,没有比人生更难的戏

​“瓦尔特”的葬礼

​“瓦尔特”的葬礼

回到顶部